X
  • 中電智媒IOS版

  • 中電智媒安卓版

X

我與雜誌的情與緣

來源:​《中國電業》 時間:2020-10-12 15:26

國網新疆電力有限公司 孫新勤

  長達40多天的疫情隔離,有些百無聊賴。我想給自己找點事情,打發這漫長的、難熬的日子。

  因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慣,收集的各類資料比較多,可以藉機整理一下,歸類打包存起來。有人會説,現在信息發達,還有必要留存這些東西嗎?很有必要。因為,它們是我的經歷,是永遠抹不去的記憶,寄託着我的情與愛。在我收藏的期刊中,《中國電業》最多。手捧紙張都有些泛黃的舊雜誌,許多往事浮現在眼前。

  1980年2月,經社會公開招工考試,我成為新疆紅雁池發電廠燃料分場輸煤工人。那時候,供職工政治文化學習的資料不太多,除了黨報黨刊外,也能接觸到電力行業的報刊。1983年9月,我被調到廠黨委宣傳科任宣傳幹事,與各類媒體打交道的機會就多了。同年,隨着《中國電業》的復刊,我認識了這本雜誌,從此與它結下了不解之緣。工作之餘,閲讀最多的就是這份雜誌,因為它接地氣。當然,為做好宣傳工作,我必須認真閲讀各類報刊雜誌,重點是《中國電力報》和《中國電業》雜誌。

  1991年11月,新疆電力局創辦了《新疆電力報》,我成為一名記者。這個時候,就有了與《中國電業》雜誌的編輯、記者溝通與見面的機會。但從未有在這個中國電力行業最權威期刊稿的奢望,因為在我心目中,它太“高大上”了。

  1993年4月,我來到上不久的吐魯番地區托克遜縣供電局採訪。眼前的一切出乎我意料——幾間民房就是辦公室、營業室和職工宿舍;一個葦蓆搭起的棚子下,堆放着設備和工器具,簡陋和破舊的樣子,讓我難以想象。隨着採訪的深入,供電職工的形象開始鮮活起來。

  在他們艱苦奮鬥、愛崗敬業的精神感召下,在他們全心全意為用户服務的事蹟激勵下,30多歲的我,激情澎湃,當夜就一氣呵成了《馬廄供電局的“真經”》這篇稿子。我當時覺得,這篇稿子不能僅限於《新疆電力報》使用,應該讓更多的人知道這些情況,瞭解供電職工。於是,我義無反顧地投送給了《中國電業》雜誌和《中國電力報》,還有《西北電力報》。

  沒想到,經過幾天忐忑不安地等待後,幾個電力行業報刊都全文刊登了這篇稿子。單位領導、同事都對我另眼相看,我自己也有些小得意。之後,這篇稿子還參加了“徵文比賽”並獲獎,先後領取稿費、獎金600元。這對於當時每個月只有300多元工資的我,不能不説是一個“鉅額”收入。這篇稿子讓我名利雙收。

  同時,這篇稿子也引起有關方面的關注。新疆電力局專門撥款,為托克遜縣供電局修建了辦公樓,徹底改善了他們的工作、生活環境。稿子刊登後,供電局就把文稿裝進相框裏,掛在營業室的牆上,後來又掛在新辦公室和會議室的牆上,作為新員工入職教育的一項內容。

  1988年8月,我受聘為中國電力報社記者,理所當然也成為《中國電業》雜誌的記者了。期間發了不少稿子,因為是國家級的期刊,為我後來評職稱,尤其是評正高職稱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礎。

  從2000年2月開始,我成為中國電力報社駐新疆記者站站長,並持續長達16年之久。期間,完成各種組稿、約稿和發行工作,多次受到報社和雜誌編輯部的獎勵。

  今年是《中國電業》雜誌創刊70週年,崢嶸歲月、輝煌歷程,歷歷在目。我發自內心地説:《中國電業》,您見證、助力中國電力從小到大、從弱到強,功不可沒。我陪伴您40年,我驕傲,我自豪!(作者曾任中國電力報新疆記者站站長)

責任編輯:張媛媛  投稿郵箱:網上投稿